航心配资平台与券商对接看大牌公司如何呼风唤雨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车对车概念股_2020年最大配资平台

  上市公司直接投资企业,开始从事私募股权基金(“PE”)的业务,似已蔚然成风。因为从众心理,投资开风气之先的创新领域,也得呼朋唤友。而为创新而创新,是要改变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必须有足够的用户或客户,才能达到并越过临航心配资平台与券商对接界点,所以这样的创新必须扎堆。

  近年来,跨国公司投资打车行业蔚然成风。美国通用汽车向打车企业Lyft注资5亿美元。大众汽车公司斥资3亿美元,投资以色列出租车初创公司GEtt。此风也吹到了我国。苹果公司投资于滴滴公司,金额达10亿美元。而谷歌更捷足先登,旗下的谷歌风投2013年便向优步投资2.58亿美元。2014年,腾讯、淡马锡等公司投资滴滴出行,金额高达7亿美元。

  上市公司直接投资企业,开始从事私募股权基金(“PE”)的业务。PE大多投资于创新领域的创始企业,引领潮流,开风气之先。上市公司也投资于创新领域的创始企业(尽管大多是第二轮投资)。打车初创公司就是置身于创新领域,据说创造了一种全球性的“移航心配资平台与券商对接动服务”(mobility service)模式。“移动服务”为何物?让人听了之后似懂非懂。这就是眼下金融创新的魅力所在,似懂非懂,才会让人心驰神往,才会让人“朦胧暗想如花面”。

  就投资创始企业的方式而言,这些上市公司的做法与私募股权基金如出一辙:两者投资也喜欢扎推。可既然是投资创新领域,开风气之先,敢为人先,为什么要呼朋唤友?要扎堆?我想,首先是因为从众心理所致。从众心理是证券市场的一大特点,中小散户投资如此,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如此,上市公司也是如此。大家投资同一个领域,一旦投资失败,那就不能归咎于个人失误,投资者自然也难有非词,基金管理人大可“问心无愧”。

  除从众心理之外,当今美国所主导的创新大多是通过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来实现的,可说是为创新而创新。既然是要改变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那显然单靠一两家上市公司不成气候,即便是一两家像苹果这样牛气的公司也难成气候。必须有足够的用户或客户,才能达到并越过临界点。这样一来,就必须来个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所以上市公司必须扎堆:人心齐,泰山移!

  这类神通广大、长袖善舞、呼风唤雨、神出鬼没的上市公司,已经成为今日证券市场的新“王后”。国际象棋中,小兵沉底之后,可摇身一变,成为王后。中国象棋中,最具杀伤力的棋子是“车”,可上下左右直线移动,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纵横左右,所向披靡。王后尤胜一筹,可以走直线、横线,还可以走斜线,纵横左右,所向无敌。中国象棋中有炮,可隔山打子,实行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国际象棋没有炮,也没有类似的棋子,若按武艺高强排座次,王后可以坐第一把交椅。按国际象棋的规则,小兵沉底后可以选择航心配资平台与券商对接转换为除国王之外的任何棋子,但棋手只选择成为王后,因为王后最狠,“艳压群芳”。

  只是,这一类牛气十足的上市公司驰骋江湖,是否有益于众多投资人,造福国家,造福人类?仔细分析,局面就很复杂了。

  首先,上市公司中的领军者,尤其像苹果、谷歌一类的公司,称雄一方,势必要尽力维护现有的霸主地位。他们曾经是搅局者,打破了当时的既定格局,后来居上,取而代之,而现在他们又必须应对新的搅局者。上策是将搅局者扼杀在摇篮中,退而求其次是将其收编。再有,很多美国上市公司有的是钱,有钱就要折腾——这似乎是金融市场的一条铁律。此外,美联储长期推行低息政策,融资成本极低,上市公司若不融资投资,简直有暴敛天物之嫌。

  投资者的盲从、盲动,也成全了这些牛气公司。公众对聚财者有宗教式的顶礼膜拜:苹果成功推出魔幻手机,大赚其钱,所以大家就相信苹果在其他领域也能继往开来,建不世之功。所以,苹果这样的上市公司从事PE业务,就可随心所欲,进入自由王国。金钱、新王后、PE投资于是都受到宗教式的顶礼膜拜。

  不错,这些牛气公司中意的初创企业会不时推出深受欢迎的产品,但这并不一定就能造福社会。企业开发、推销产品经常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澳大利亚曾还有妓院在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但恐怕谁也不能说妓院是好企业吧?再有,产品好坏是相对而言,昨是今非在所难免。君不见,纸烟受欢迎长达百年。曾几何时,烟民在公共场所是有风度、有魅力的表现。纸烟今天仍是需求强劲的产品,但在公开场所吸烟已受到严格限制。

  别忽略了,在这些大牛公司中,有不少偷税大户。法国执法人员5月24日突袭了谷歌在巴黎的办公地点,查找偷税证据。法国当局要求谷歌补交16亿欧元税款。据Alphabet旗下一家子公司提交的报告,谷歌2014年通过把107亿欧元国际营收转至位于百慕大群岛的一家壳公司,在全球范围避税24亿美元!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